Chapter.102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主神崛起全职高手大道有贼暗影神座创世棍王丑橘传奇大英雄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王者游侠

白金中文网 www.bjzw.com,最快更新末日之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六点五十分,对飞船另一侧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的唐千鹤,正一边搓着手,一边为究竟选择哪条岔道而犯愁。

    之前她每逢岔路必选右,结果每次都要走很久才能遇到下只“鬼怪”。再这么下去,等她集齐卡片,大家也别吃晚饭,改吃宵夜得了。

    ……决定了,这次选左边。

    买定离手。女孩子埋头往前走,十分钟后,前方飘来隐约的人声——

    “八筒。”

    “碰。白板。”

    “九万!”

    “一条。”

    “卧槽你究竟有几张条子!你出千了吧?!一定出了吧!”

    “出了又怎样。抓贼抓赃,抓不到我的马脚,是你自己没本事。”

    “……你有种!”

    唐千鹤:“……”

    她抽着嘴角,三两步赶到传出声音的房间前,用力推开门——

    大武、本杰明、酒井兰和池下坐成一圈,分别占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中间一张麻将桌,上面摆着的……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了。

    因催斯汀。唐千鹤面无表情地想,她在外头忍饥挨冻,这帮人在这里打四圈打得热火朝天。

    大武算是最有良心的,看她进来,还知道招呼一声:“喔,来了啊。”

    语气还挺亲切。

    唐千鹤打量这位兄台:全身披满绿色鳞甲,五指用墨绿胶带缠成三个指头,身后拖条花绿尾巴……大约是在cos蜥蜴人,但这模样真心辣眼睛,真亏他愿意穿成这样……不过话说回来,大武看着粗犷,却意外地和两栖类聊得来,他自己就养过一只绿巨蜥……估计这次他肯配合也是因为这个。

    至于其他人,牛头人本杰明,狼女酒井兰,都是一眼就看得出来的扮相。倒是池下,她花了点时间去确定他应该是在cos一只日系幽灵,而不是穿错了孝服……说真的池下你头上那三角形的天冠,形状能剪得贴近史实点吗?乍一看我还以为你把兜裆布套头上了。

    不管怎么说,看这样子,这几位倒是有配合万圣节鬼屋活动的打算,之所以变成现在的状况……难道是因为等得太无聊了,所以才聚在一起搓麻吗?

    那就好说了,我人已经来了,赶紧把卡片交给我,我拿到道具,你们也乐得轻松。

    如此互利互惠的建议,竟然被否决了。本杰明说除非她下场打几圈,否则卡片免谈。

    她很不解:“你们人数不是够了吗?”

    本杰明指指池下:“这小子总出千,我早看他不顺眼了。换你。”

    酒井兰和大武一脸赞成。

    池下:“你们这是嫉妒!”

    被另外两人无视。

    唐千鹤望天:“……我玩。”

    于是幽灵被踢下场,人类加入了战局。

    ……

    半小时后,唐千鹤带着战利品离开了麻将四人组,走出门口的时候,四人组在她身后议论纷纷。

    大武:“她也出千了?”

    酒井兰:“应该没有。”

    “她这是专门练过的吧?”本杰明的声音里充满不可思议,“那词怎么说来着……‘职业选手’?”

    酒井兰:“深藏不露。”

    大武:“可怕。”

    池下迅速坐回位置:“碍事的人总算走了。”

    本杰明回神,威胁地瞪着他:“警告你啊,再敢出千老子削死你。”

    “等你抓到我出千再说。”某人对自己的手法充满信心。

    噼里啪啦的洗牌声再度响起。

    站在门外的唐千鹤摇摇头,带着几分笑意,向长廊另一端走去。

    下一站是一个充满异国风情的小房间。唐千鹤掀开帘子走进去,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感叹:这是目前为止她看到的,最敬业的万圣节鬼怪cos了。

    暗夜精灵,林木兰。邪恶女巫,文蓁。两人的造型都中规中矩,相当好认。最令人感动的是她们明显已经等得快长毛了,却依然老实地待在自己的位置上:精灵背靠树桩站着,手里抓着一把银灰色的弓,对着空气发呆。女巫则坐在黑木桌后,撑着下颔,两眼放空,连她戴着的尖帽子都恹恹地耷拉着……

    不管怎么说,至少比起隔壁那些群聚打麻将的、吃点心的、连服装都不换的……这两位真算是良心coser了。

    见到唐千鹤,两人都露出了“终于等到你”的解脱神色。

    林木兰:“你拿到几张卡片了?”

    唐千鹤:“六张。”

    林木兰呆了呆,“才六张?”都快八点了……

    唐千鹤摸摸后脖子,干笑:“中间陪大武他们打了几盘麻将……”

    林木兰:“……”想起来了,那几个外国人最近迷上了天|朝国粹,天天呼朋唤友打四圈……

    文蓁也沉默了,大约正为同伴的没出息感到羞耻……好一会儿,她扯出个若无其事的笑,对唐千鹤说:“我和木兰这关很好过的,别担心。”

    唐千鹤感激地看着她,然后她看到女巫小姐端出了一碟面粉,一盘活蛞蝓,最后还拿出了一双筷子……

    这是准备做什么……该不会要她吃下沾着面粉的蛞蝓……

    她正毛骨悚然,就听到对方轻声细语地说:“在十九世纪的爱尔兰,万圣节那天晚上,少女会在洒有面粉的碟上放蛞蝓,用蛞蝓爬行的痕迹来占卜。”

    占卜……她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文蓁一脸严肃地继续:“据说,蛞蝓爬行的痕迹就是少女未来丈夫的模样。”

    “……”这似曾相识的套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所以你来挑一只吧,用这双筷子,从这盘蛞蝓里挑一只,放进面粉里。”

    “……好的。”

    后面的事,唐千鹤已经不想回忆了。就像池小楼力挺他大哥(爱神)一样,文蓁是修生生最忠实的后援,至于简妮……她向来不玩这些小花招,这姑娘擅长单刀直入——

    “糖糖,小北已经知道错了,你原谅他吧?”

    装修风格简洁明快的房间里,唐千鹤刚把嘴凑到热茶边,简妮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导致她一不小心把整张嘴都浸到了滚烫的茶汤里,疼得肩膀一抽,赶紧把茶杯放到一边,咧着嘴吸了好几口冷空气,然后才皱着脸回答:“……我以为你这次站在我这边。”

    “我是站在你这边呀。”对方答得理所当然,“所以我要帮你和小北和好。不然你永远开心不起来。”

    ……怎么会有这种人,每次都知道怎么说最能戳她软肋。

    有点无奈,又有点感动,唐千鹤沉默了两秒,决定坦诚:“我没打算一直和他冷战下去……之前一个人去南美洲也是因为心里太乱了,想一个人静一静。现在既然回来了,肯定要找时间和他谈一下的。”

    “你准备对他说什么?”

    “很多事。”唐千鹤苦笑,“很多事都要说清楚。过去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简妮望着她,眼神单纯明亮,不含任何个人情绪,客观陈述:“他想杀小爱,是因为小爱对你做了很过分的事。”

    “我知道。”

    “他想杀池家大哥是因为他和小爱是同一个人。”

    “我知道。”

    “他想杀池家大哥是因为他喜欢你。”

    “……我知道。”

    “他喜欢你。”

    “……”

    “你要拒绝他吗?为了池家大哥?”

    唐千鹤咬着唇,脑海里浮现出那张娃娃脸,还有他明亮的眼睛,仿佛永远带着笑意。

    深呼吸,她吐出了那个无奈的答案:“我会。”

    话音滑落唇角的瞬间,她听到远处有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但她没有在意,心神沉溺在自己的思绪里。

    “我会拒绝他,但不是因为池上,而是我……”她顿住了,有点难以启齿,但还是咬咬牙说了,“我还没有喜欢上他。”

    “……”简妮的神情相当微妙,“你不喜欢他?”

    她语气里的古怪已经到了显而易见的程度,仿佛在说“是你瞎还是大家瞎?那么明显的事你居然睁着眼睛否认?”

    但唐千鹤并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她沉浸在悲痛里,沉重地点头:“一个人在南美洲的时候,我反复问自己,我是不是喜欢他,但你也知道这种事没有数据可以量化,后来我想起别人说判断自己究竟是不是蕾丝,关键是看你能不能接受和妹纸上床,于是我试着想象我和他躺在一张床上……”

    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不行啊。完全不能接受!除了尴尬就只有尴尬了!更别说进一步的事!”

    简妮沉默了一下,问:“和小爱躺一起呢?”

    从手掌里抬起脸,唐千鹤面露迷惑,仿佛在奇怪她为什么会这么问。“小爱的话当然可以啊……只要她用的不是池上的身体。”

    “那和池家大哥?”

    “不行!”

    “小修?”

    “不行!”

    “宋二?”

    “我疯了吗?!不就算疯了我也不会和他躺一张床上!”

    简妮觉得她大约抓到重点了。

    “糖糖你是不是……”她顿住了,脑中的医学知识储备有限,不足以帮她判断眼下的状况。

    “异性碰触恐惧症”?“肌肤接触恐惧症”?好像哪个都不太准确,那是“性冷淡”?嗯……如果真是这个,那就不是她能处理的范畴了,她本人没这种问题,从前也没遇到过先例。

    她站起来,说:“走吧。”

    唐千鹤迷茫地看着话说一半就断掉的友人:“去哪儿?”

    “小北在隔壁。我们去问他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

    ——微黄的灯光照下来,给室内镀上一层暖色调。不知谁在墙上贴了张海报,海报上的羊驼摔在地上,呆脸转过来,愣愣地面向镜头。

    唐千鹤此刻的表情,就和这只羊驼一样,又呆又傻,仿佛老年痴呆提前发作,下一秒就要有哈喇子从嘴里滑下来……

    简妮又补了一刀:“小修和池家大哥也在,或许他们会知道些什么。”

    羊驼唐终于动了。她颤巍巍的,扭头朝门口望去——当然那里并没有人,不过地球人都知道,以高阶异能者的听力,一堵墙根本拦不住什么。

    她转回头,望着简妮,声音都有点哆嗦:“……是你把他们聚在一起的?”

    简妮想了想,“嗯。”鬼屋的主意是她出的,这么看的话,也可以说是她把他们聚在一起的。

    唐千鹤指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倘若一个人的思想也能独立尖叫,那么整个飞船的人都听到她心里那句“你我相识多年分明好友究竟我哪里不小心得罪了阁下让你这么整我?!”

    简妮奇怪地看着她:“糖糖?”怎么站着不动?

    “不去!我要走了!”她现在根本没脸面对他们!尤其是北归!

    简妮歪了歪头,走过来,握住她的手,表情诚恳:“讳疾忌医会耽误病情的。”

    “我没病!”

    简妮抓住她往外拽。“小北不会笑你的。”

    “……和他没关系!”重点是我身为女性的羞耻心!它碎了啊碎成了饺子馅!

    “小修和池家大哥也不会笑你。”

    “……算我求你,松手好吗!”

    论腕力,三个唐千鹤加起来也不是简妮的对手。她就这么面目扭曲的,被简妮硬拖着往隔壁房间走……视野里的景色不断地向后退,隔壁房的房门跳进了眼帘,向她发出“”的奸笑……

    大势已去。唐千鹤闭上了眼,准备接受残酷的现实,简妮却突然停下了。

    “人呢?”简妮语气诧异,看着室内。

    “……!”唐千鹤刷地睁开眼,冲到简妮前头,举目向房里一望——

    真的,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一颗心顿时就落回了胸口,唐千鹤长长地舒口气,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简妮不会骗她,那几个人肯定来过这里。

    走了?什么时候走的?……听到了多少?!

    心又提了起来,唐千鹤刚要向简妮发问,突然四面八方都响起了整点的钟声。

    女孩子们俱是一怔,接着发现那钟声是从广播里传来的。当,当,当,不疾不徐,足足响了八声,似某种启示,最后一声落地之后,男孩子懒洋洋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来——

    【晚上好,这里是中控室。】

    唐千鹤与简妮面面相觑。她们都听出了这是北归的声音。

    唐千鹤:“他在中控室?”

    简妮:“看来是这样。”

    唐千鹤:“他什么时候跑去中控室的?”

    简妮:“不知道。”

    唐千鹤:“他究竟听到了没有?”

    简妮:“我也在好奇。”

    唐千鹤:“……”

    【万圣节鬼屋活动已经结束,万圣节晚宴即将开始,所有人即刻到一号餐厅集合。】

    北归语气一转,从懈怠懒散变成了兴奋愉悦:【最晚到餐厅的那个人呢,要接受惩罚,惩罚内容是……】

    话筒里突然传来一阵杂音,仿佛有谁在争抢话筒,过了十几秒,池上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来,温和得简直不像本人:【来晚没有惩罚,来早有奖励,特制草莓布丁。】

    然后又是一阵杂音,接着是修生生隐带笑意的声音:【本次晚宴不接受任何原因的缺席。敢缺席的话,就要做好被追杀到天涯海角的准备。】

    唐千鹤:“……”

    简妮:“他们听到了。”

    唐千鹤,无表情:“你要是敢笑出来,我们就在这里决斗。”

    简妮,抿着唇,肩膀颤抖……

    唐千鹤:“你说我要是现在走了,之后藏到哪里才不会被抓到?”

    简妮好不容易止住笑,认真想了一阵,说:“月球?”

    “……”

    仿佛配合简妮的回答似的,广播里开始播放5的《animals》,激情热烈的旋律,野性澎湃的歌词,不加掩饰的占有欲,简直像是某些人的宣告……不,这其实该归入“威胁”了,赤|裸|裸的威胁……

    唐千鹤怅然地听着,半晌,叹口气,终于认了命。“走吧。”

    南瓜灯依旧悬挂在半空中,但它们脸上的狞笑似乎变成了小孩子的鬼脸,看起来不但不觉得恐怖,反而透出一种异样的可爱。

    长长的走道里,两个女孩并肩向前走。她们经过的地方,感应灯渐次亮起,仿佛夏夜的烟火。

    “小妮,有件事你一定得告诉我真相。”

    “你说。”

    “为了让你替他说话,北归给了你多少好处?”

    短发女孩毫不犹豫地报出了一长串美食的名字,其中绝大部分黑发女孩都没听过。她似乎还打算继续,黑发女孩及时说:“停!可以了……”

    对方从善如流。

    “……亲爱的,我们商量件事儿。”

    “你说。”

    “下次他再找你做这种事,你先来找我,我们来商量一下,怎么把价要得更狠点,事成之后报酬你七我三。”

    “好。”短发女孩顿了顿,“其实小修和池家大哥也找过我。”

    “……宰!狠狠地宰!”

    -end-

本站推荐: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十方武圣敛财人生[综].簪头凤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敛财人生[综]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文明之万界领主风起龙城快穿王者荣耀:英雄,花式撩

末日之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白金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诀明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诀明紫并收藏末日之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